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我的老公傻白甜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全权负责(1/2)

作者:小金毛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「长夜读小说网:长夜何其漫,唯有读书欢!」长夜读:一秒记住:www.changyedu.com

    显示屏上,刘兰的心电电波有序的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屋内除了浅浅的呼吸,再没有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钱珍珍低垂着头,双手交握,静静坐在刘兰身侧,思绪渐飘渐远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也有半月没去看过父母了,不知道他们在疗养院里病情有没有好转?

    自己与郝鑫变成这幅尴尬的模样,她几乎是不想在这时候见任何与他们夫妻相交的熟悉面孔。怕自己出错。

    可适应到了现在,她好像表现的也没那么糟糕,勉强骗过了众人。

    如果她现在以女婿的名义去探望爸爸妈妈。去呼唤他们,他们的病情会好转么?

    钱珍珍想了想,牵起的笑容有点苦涩。

    五年了。她爸爸妈妈都昏迷五年了。

    一千八百多个日夜,她从最初的一天一次,到两天一次,一周一次的探望呼唤,到现在的半月乃至一月一次的探望,心里对爸妈能苏醒好转过来这件事的把握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她甚至,都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。

    刘兰也会变成他们这样么?

    保持着呼吸,却永远无法睁眼苏醒?无知无觉,带着自己孩子们的心坠入永远的深渊?

    "求你了,我不跟您吵了,醒来吧。"钱珍珍道。

    她默默垂下头,将自己的额头轻轻抵在刘兰微凉的胳膊上,低声呼唤。

    刘兰是不喜欢她这个儿媳妇,但郝鑫是刘兰一辈子的骄傲。她相信,刘兰如果现在还有意识,听到自己儿子的服软,应该是能够心有触动的。

    她不想放过一丝一毫能刺激到刘兰,让刘兰苏醒的契机。

    她呼唤刘兰有将近半小时的时间,期间郝妙进来探望过,小豆子也眼泪汪汪地进来看过外婆,但是刘兰依旧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"妈难道这辈子只能这样了吗?她再也没法清醒过来?"郝妙眼底有些酸胀。一早画的精致眼妆。早被她的泪水冲的乌七八糟。

    悲伤情绪在看到哥哥对母亲道歉,深情呼唤的时候,达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"妈。我是妙妙啊,你醒来看看我。"郝妙捂着嘴,神色哀戚地一步步靠近病床。

    "你坐这里陪妈妈说说话吧。"钱珍珍给郝妙腾出了个位置,想让郝妙陪着刘兰多说几句话,她自己则是先回去,把刘兰的情况跟郝鑫说说。

    "哥。妈都这样了,我不想跟你吵架了。我以前做的那些错事,你能原谅我么..."郝妙就着钱珍珍的手势坐下,贴着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当做信仰和保护神的大哥。

    钱珍珍敛眸,藏起眸中探究的神色,淡淡点头。"只要你不再针对你嫂子,别跟那些虚荣的朋友来往,做一些无脑幼稚的事情。我会跟以前一样对你。"

    郝妙能在这关头突然悔误,想要取得郝鑫的谅解,这一点实在出乎钱珍珍的意外。虽然有些许不信和怀疑。但想到刘兰还在这无声的听着,钱珍珍大度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得饶人处且饶人,她且再看下郝妙的思言行为,如果郝妙是真心想跟他们修好,她这个嫂子也该给郝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    "哥,你真是--"

    钱珍珍抬眸,眼神一凛。"嗯?"

    "额,我是说你真是说的特别对。我的确有眼无珠,把东郭狼当成生死之交的好姐妹。我没想到,他们竟然要对我的小豆子下手。我差点就丢了我的孩子。"

    郝妙说着,又是一阵嚎啕。

    "闭嘴,别哭了。既然孩子已经没事安全接回来了。接下来保护好,别再被人轻易带走了就是。"钱珍珍不知道郝妙这么能哭,不止能哭,还哭的很大声。

    她心里疲累,对哄女生这件事没有半点的力气。

    郝妙从包里拿出纸手帕,给自己小心擦了擦眼角,"我一定仔细。可小豆子是男孩子,越长越大也越来越淘气,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带。我怕又遇到突发情况,我来不及处理,到时候小豆子可能又要被人抢走了。"

 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我的老公傻白甜》全文免费阅读就在长夜读小说网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