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馈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婚宠娇妻:总裁深深爱 正文 第1726章:老铁树开花,普天同庆!(1/2)

作者:君某某字数:更新时间:

    提示♂浏览器♂搜索♂\书名/♂.+?\{长♂夜♂读♂小说 \}♂可以\快速\找\到\你\看\的\书!

    长夜读:一秒记住:Μ丶СΗаПɡуèdú丶c o ㎡

   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 安魅和泽光一直守在客厅外面,看得出白撷是个暴脾气,说不定一会儿两人一言不合又打起来也是有可能的。長夜讀м丶СнáПɡㄚèdú丶c o м

    所以他们两个也不敢走太远。

    安魅巴巴的张望着,想要偷听,又不敢。

    “你说,他们在里面聊什么呢?应该不会再动手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。”泽光摇头。

    “W这个老丈人脾气不好,看来以后他有得受了。”安魅抱着手臂靠在一边的柱子上,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“白撷一定是误会昨晚W在医院对白钰做什么了,呵呵呵,也不怪人家会找上门来揍他,毕竟人家白钰还是个小姑娘,他也不知道避避嫌。”

    泽光瞥了一眼安魅,“避嫌?你何时见他做过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安魅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什么,拿出手机发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给幽幽发个消息,这可是天大的事情,老铁树开花,普天同庆!”

    安魅迫不及待的发消息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叶幽幽。長夜讀м丶СнáПɡㄚèdú丶c o м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看见白撷走了出来,而且手上还提着东西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,我送你。”泽光客气的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白撷没说话,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魅赶紧进了客厅,就看见W坐在沙发上喝茶,略微有点青紫的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……笑?

    被打了还有心情笑得出来?

    安魅走过去,问道,“白先生就这么走了?你们刚才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W看了安魅一眼,似笑非笑,“安魅,你今天,好像很闲?”

    安魅抽了抽嘴角,打了个寒战,“刚想起我还有事要忙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安魅就脚底抹油飞快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冰袋,敷一下吧。”温雯雯拿着冰袋从厨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也是看着白撷走了以后她才出来的,刚才W对白撷说的话,温雯雯都听见了,她是真的很意外,W这种性子的人,居然能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难得,真的是难得!

    “W,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白钰的?”温雯雯不是八卦的人,她就是纯粹的好奇,W这么薄情冷性的人居然也会有这一天。長夜讀м丶снáПɡㄚèdú丶c o М

    W接过冰袋敷在脸上,斜斜的看了温雯雯一眼,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温雯雯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小雅清苑。

    早上吃过饭后,叶幽幽就和顾母一起在花房里修剪花房里的蔷薇和郁金香。

    顾母知道叶幽幽有心事,她这两天一直闷闷不乐的,吃个饭都能走神,话也少了。

    顾母担心她,早上趁着她还没下楼的时候问了一下顾瑾寒,得知了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饶是她有心里准备但得知事情后,还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难怪幽幽这两天会愁容满面闷闷不乐,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“幽幽啊。”顾母放下剪刀,握住了叶幽幽手,“你的事,瑾寒都和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叶幽幽看着顾母,露出一抹苦笑,“妈,您说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母轻叹了一口气,眼角挤出几条皱纹,“幽幽,你恨她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是叶幽幽这两天想得最多的,这两天她冷静了很多,也想了很多,她对母亲是没有恨的。長夜讀М丶СНāПɡγêdú丶c o м

    叶幽幽摇了摇头,脸上神色落寞。

    顾母看着她,道:“不恨,但是有怨,对吗?”

    叶幽幽点了点头,心里还是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会有怨的,你那个时候还小,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无辜的,是你母亲的错,哪怕她有苦衷,那也总归是因为她没有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幽幽,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做到尽善尽美,也更没有十全十美的人,我们啊,要学会向前看。”

    顾母拍了拍叶幽幽的肩膀,将刚才剪下来的一朵蔷薇递到她手里,“我们啊,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经历了那么多难道还不明白这世上什么才是最珍贵的吗?”

    叶幽幽看着手里的玫瑰,鼻子有点发酸。

    “妈说这些也不是想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 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 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